二十国集团(G20)成员国外长当地时间6月29日在意大利举行会议并发表共同宣言,呼吁国际社会采取多边行动,共同应对包括新冠肺炎疫情在内的全球性挑战。

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以视频方式出席本次会议并做重要发言,呼吁有能力的国家避免限制出口或超量囤积疫苗,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为消除免疫鸿沟做出应有贡献。

然而人们都看到,美国这样的国家嘴上天天高喊“多边合作”,在行动上却一次次地让全世界大失所望。

6月30日是美国总统拜登承诺向海外分发8000万剂新冠疫苗的最后期限。可现在期限已过,美国却再次“爽约”。

白宫上周表示,首批2500万剂疫苗已经“开始发货”。但由于后勤等方面的原因,剩余5500万剂疫苗不能保证在月底前发货,仅能确定将运往何处。

彭博社就此评论称,拜登推迟疫苗海外发货日期削弱了美国最初的承诺。此前拜登曾表示要在6月底前“发出”8000万剂疫苗,后来却变成6月底前仅完成疫苗“分配”。“这意味着疫苗发运将持续到7月或更晚”。

区区8000万剂疫苗尚且“千呼万?不出来”,更没人敢指望拜登此前在七国集团(G7)峰会上承诺的5亿剂疫苗援助了。

但现实却变得越来严峻。随着变异病毒引发的新一轮疫情凶猛来袭,广大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的疫苗短缺困境正日益凸显。

非洲联盟(非盟)疫苗问题特使斯特拉夫·马希依瓦近日在参加一场媒体活动时,严辞指责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故意不向非洲大陆提供足够的疫苗”。

马希依瓦指出,富国的行为导致全球“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COVAX)迟迟无法兑现在今年年底之前及时生产7亿剂疫苗的承诺。“这是故意的。那些拥有资源的国家不仅挤到了队伍最前面,而且控制了生产资料”。

再看南美地区。《》报道指出,南美洲的新冠病毒感染率目前是世界上最高的。但在美国等富裕国家准备回归常态之际,较贫穷的国家却因为缺少疫苗而不得不面临新冠病毒大流行以来最严峻疫情的考验。

亚洲的形势同样不容乐观。近日公布的有关数据显示,相对于美国和英国超过人口半数的疫苗接种比例,亚洲只有22.26%的人至少接种过一剂疫苗。有旅游服务机构担心,亚洲会因此成为“最晚走出疫情”的地区。

伦敦经济学院的社会学家马修·里士满认为,美国等国家一边普及疫苗接种、一边迟迟不向其他国家分享疫苗的做法可能导致出现“疫苗种族隔离”,即富国会中断与疫情严峻国家之间的人员往来。

但他同时指出,只要病毒仍在传播,这种隔离就不会奏效,唯有分享疫苗才可能根除疫情。“疫情在南半球的持续肆虐应该成为富裕国家快速、廉价地在全球推广疫苗的充分理由”,“哪怕只抱着开明的利己思想,他们也该这样做”。

旨在挽救伊核协议的谈判已持续了将近三个月,就因为美国迟迟不解除由一己之误对伊朗施加的单边非法制裁,各方至今仍未能达成最终协议。

伊朗外交部发言人哈提卜扎德日前表示,谈判仍有可能达成共识,但前提是美方放弃前总统特朗普的“失败遗产”。他同时重申,伊朗不会无限期谈判。

不仅对伊朗拒不“松绑”,美国对古巴、委内瑞拉、叙利亚、朝鲜等国的非法制裁也在继续,并且对国际社会多次发出的解除制裁呼吁置若罔闻。

更有甚者,美军日前还对叙利亚和伊拉克边境的所谓“敌对目标”实施了拜登政府上台后的第二次轰炸,造成当地平民伤亡。

虽然叙利亚、伊拉克、伊朗等多方谴责美军这一行动,要求美国“停止侵略行为”,但白宫新闻秘书普萨基称,拜登认为此次空袭“必须且合适”。

随着美国的种种单边行径日益丧失人心,各界有识之士近期频频发声,对美国及其主导的七国集团(G7)在当今全球化世界中的角色和作用提出质疑。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可持续发展中心主任、联合国可持续发展行动网络负责人杰弗里·萨克斯日前发表题为《我们不需要七国集团》的专栏文章指出,G7在疫苗全球分配、气候变化等问题上提出的目标看似远大而措施却很贫乏。“世界面临的问题非常紧迫,不能靠毫无诚意的故作姿态和象征性措施加以解决”。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日前也撰文指出,西方提出“基于规则的国际秩序”,是因为它们还没有从过去主导世界的“残梦”中苏醒。

事实上,国际舆论普遍认为,美国等少数西方国家近些年来在内政外交、民主人权等各个领域的糟糕表现已经证明了“排外小圈子”的陈旧过时。要应对全球化挑战,发达国家应主动寻求与新兴国家的合作,和世界一起进入“G20时代”。

正如王毅国务委员兼外长所说,G20应以身作则,带头践行真正的多边主义,坚定维护以联合国为核心的国际体系和以国际法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多边主义不是冠冕堂皇的口号,更不能成为推行单边行径的包装”。

营业执照增值电信业务许可证互联网出版机构网络视听节目许可证广播电视节目许可证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